杭州杭州宗文小营实验学校 - 2017年脑筋急转弯资料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主页 > 党建之窗 > 如今我正在为此而努力我想我一定可以的
党建之窗
如今我正在为此而努力我想我一定可以的 未知admin
 
  文革时期的古都,红旗飘飘,莺歌燕舞,革命形式一片大好。
  
  那年夏天,工厂、学校基本上都闹革命了,皇城前面的潘家湖成了许多不问闲事的人乘凉的好去处。
  
  记不清是哪一天下午,一群人七手八脚地把惊慌失措的赵文龙从湖里救上来抬到湖边树下,关切地问他在湖里发生了什么事,竟让他大喊救命?
  
  赵文龙很紧张的看了看左右,然后低声说道:“我在潜水时,一直感觉到有一个滑滑的物体在我身上来回蹭,慌乱间就用手抓了它一把,连忙浮出水面,只见手里抓住了一个像镜子样的圆盘,中间盘着一个张牙舞爪的东西突然向我扑来,我一害怕就把它甩了出去!”
  
  大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七嘴八舌,也没有猜出来个子丑寅卯来。
  
  这时,从人群中走过来一个文绉绉的老汉,他问赵文龙:“贵姓?”赵文龙怯生生地说:“免贵,我姓赵。”又问:“你属龙?”赵文龙惊诧地点了点头。只见,那老汉一拍腿说:“快,大家按小赵说的方位去找找,有可能那就是几百年前匿迹的照妖镜呀!”
  
  结果,大家摸了几天,什么也没有找到,但这件事很快就传了个满城风雨。后来,听说管理处也很重视,多次对湖水进行了挖掘清理,也是一无所获。
  
  后来,有的说:“那是龙庭的十二面镜,你属什么属相,一照就有相应的动物显现!”还有的说:“那精灵认主,一般人是见不到它的。”也有人说:“赵文龙是它的前世主人,只是降不住它!”皇城附近住着一位高人,他神秘兮兮眯着眼说:“是不是它的主人,不能说呀。只是,它几百年也不一定出现一次,这次反而被赵文龙伤了元气,吓得水遁了,它必须要重新去修行的!”一时间,各种传说不胫而走,但许多无产阶级战士却认为:净是扯淡!
  
  几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听到有关照妖镜的消息。其实,我内心一直希望它是真的。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我是一个太感性的人,很容易被外界的事情影响,心情易于波动。只从去山西探看病友回来后,想到他的痛苦,想到他的无奈,人就似乎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是呀,天堂路上没有老和少,总有一天都会殊途同归。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不管你曾经平凡还是伟大,不管你曾经富有还是贫穷,不管你曾经正确还是犯过错误,不管你有什么还是没有什么,结果都一样。从这一点上看,老天爷是非常公平的。
  
  可有时候又总觉的事情并不能这样,那些近乎残忍的灾难降落到那些善良、脆弱的人身上时,是否有悖天道呢?虽然说天理昭昭,可谁又能与命运抗衡呢?为此,这一段时间,我常常想入非非。几乎无思无味无精神,特别是不能想到临别时朋友那充满不舍的目光,让我窒息,内心脆弱的似乎已不能承受任何那怕是一丁点的打击。现在,我害怕离别、害怕孤单、害怕忧伤,甚至,害怕天亮。
  
  或许,当你经过或者承受了人间或者人生让你无法释怀、甚至痛彻心扉、绝望透顶的事件而认为已吃尽天下所有的痛苦后,如果你还能活着,那么你一定会大彻大悟,甚至会成为一个智者。
  
  我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可我一样也在承受着无妄之灾,庆幸的是我扛了过来。感谢神灵护佑,感恩那些帮助过我的每一位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是大家用爱心和无私组成了我生活的点点滴滴。如今,我想开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与其在意那些曾经的伤害和痛苦,还不如经营好自己的尊严和人生。虽然,现在我还没有修成正果,但我却在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什么都别说,什么也别想,而是认认真真地给自己的心灵安一个家,让自己变的坦荡与诙谐,没有名利,没有烦恼,没有一切俗务凡事的困扰。从而让自己真正达到凡事能尽力就行,保持一颗平常心,安静地面对周围的一切,随机而动。
  
  如今,我正在为此而努力,我想我一定可以的。

版权所有 杭州杭州宗文小营实验学校 2017年脑筋急转弯资料
电话:0431-4536676 电话:0431-54678666 155878678665  18943191010 传真:0431-78678666 
2017年脑筋急转弯资料中的杭州市宗文小营实验学校是上城区教育局下属的一所九年一贯制实验学校。